孤光满盈

同心一人去,坐觉长安空

是自家女儿容榕

设定太长懒得发

我已经想转战HP了但是还有好几篇开了坑的三体同人没写完啊——

头疼




我不能咕()

少年北海


混更


草稿流选手不配指绘

爬出来营业。

依旧维章维,文案懒得搞了



构图有参考,底板依旧来自乔措老师支持

想不到吧我还有第二彩蛋!



是扛刀的智子姐姐!背景素材是列表乔措老师授权了!



大家新年快乐——

三体春节24h•维章维•新年[彩蛋]

  新年贺文,农历。

  

  

  

  维德拎着公文包进门的时候,章北海正在厨房里忙活。

  春节,中国最盛大的节日。军队里也早早放了假,章北海特意让人从东北捎带了小麦粉,此刻刚醒好了面团,荠菜猪肉和虾仁白菜的馅里滴了香油,三个不锈钢小盆子满满当当。

  维德脱下西装外套挂在门口的枝型挂衣架上,瞥见一边小吧台上放了一罐花花绿绿的东西。他随手拿起来一看,是盒水果糖。

  维德就拿着玻璃罐子叫章北海:“章,怎么带了盒糖回来?”

  章北海正在擀饺子皮,闻声从厨房里探出头来,手上还沾着白花花的面粉:“哦,那个啊,东方送的。”维德刚要把糖放下就叫章北海喊住了:“别慌着放,正好拿过来叫我包到饺子里一点。”

  维德奇道:“饺子里还能放糖?”

  章北海用手在自家男朋友高挺的鼻梁上刮了一下:“怎么不能,你要是不嫌脏包个硬币也使得。”

  维德浑然不知自己鼻子上已经多了一道白:“那还是糖。”他把玻璃罐放在料理台上,把头压在章北海肩膀,轻轻用牙咬咬对方的脖颈。章北海有些怕痒地侧过头,好巧不巧教维德亲个正着。

  “不要捣乱,”章北海伸手毫不留情的在维德头上摸了一把,反正自家男人头发颜色浅皮肤白,蹭上面粉也看不见,“你去把手洗了过来帮忙。”

  维德神色莫名地看了一眼章北海沾着面粉的手,又下意识摸了一把自己的头发。

  一手的白面。

  他无奈地笑笑,为章北海难得的孩子气。那边章北海已经拾了块哈密瓜味儿的糖团在馅料里,维德洗好手,把头凑过去看章北海包饺子。他本就是个聪明人,饺子也不是没见章北海包过,只除了灶台章北海不敢教他沾手,打打下手包个饺子他还是能做到的。

  章北海眼见着维德就要往每个饺子里塞糖,忙哭笑不得的伸手拦住他:“不是全要放糖的,一两个里面有就够了。”他捏捏维德沾上面粉的手指尖:“平日里精明得很,怎么一到家就憨起来了?”

  维德顺势包住章北海的手:“这不是……你在呢吗。”

  章北海一巴掌拍开他的手,笑骂道:“油嘴滑舌!”

  两个人黏黏糊糊好一会儿,总算是把饺子包完了。章北海洗干净手上的面粉,把饺子下了锅,从厨房出去,探身打茶几地下摸出来一副春联来,他举着春联冲维德晃了晃:“过来贴春联,褚岩送的。”

  维德走过去把防盗门打开,两人个子都不低,一伸手就能够到门头,也就没有搬凳子出来。维德对于贴春联这事儿兴致勃勃,章北海就笑着在旁边指挥他。

  “这张贴左边……春联是从左往右读……哎!不对不对,你拿反了!”

  “再往上一点……过了过了,往下一些,好!就这里!”

  “福字是倒着贴的……不是叫你把纸反过来啊!”

  章北海笑得不行,从维德身后拿捏着他的手比划:“是这样……”

  维德侧头看着章北海轮廓分明的侧脸,突然凑过去咬上他耳垂。

  章北海正专心致志地看福字有没有贴歪,冷不防叫他这么咬一口,诶呦一声:“今天怎么了,黏黏糊糊的。”

  维德把他拉进家门,含含糊糊道:“你今天难得高兴……我也高兴。”

  章北海愣了一下:他平日里总是想得多,吃着饭忽然停下跑去书房批复文件和半夜里睡不着的事儿没少发生。维德嘴上不说,却总陪他熬着。

  叫他担心了啊……

  他沉默半天不知怎么回答维德,只好放低声音道:“你高兴就好……”

  话音未落,只听见厨房里嗤喇一声响,章北海赶紧往厨房里进:方才没人看着锅,水烧滚了火却还大开着,一时间鬻了出来。他先把火关了。撒了水的灶台微微发烫,章北海正要去拿抹布,维德拦住他:“我来吧。”

  他这边擦干净了灶台,章北海把锅端到一边,用漏勺把饺子捞出来——饺子都开了口,明显是煮烂了没法吃。

  “糖也化了啊……”章北海叹了口气,想要把这锅煮烂的饺子倒掉。“还好包的多我没煮完……怎么了?”

  维德把锅接了过去,拿出两个白瓷的碗来盛上,饺子皮透着光,莹润而微微发着热气,如果没煮烂品相一点不错。

  “正好糖煮化了,”维德道:“新一年的福气,你我都沾着。”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碗端出去,还不忘叫章北海拿筷子。

  两人坐在餐桌前,头碰头吃一碗烂饺子,菜汤和甜腻腻的糖水混在一起其实味道并不很好,维德却认认真真吃完了。章北海在热气氤氲里看见他疏离俊朗眉眼,忍不住勾着嘴角笑起来。

  窗外烟花大朵大朵的炸开,红白蓝黄绿各色烟火绚烂,隐约能听见楼下程心智子艾AA三个小姑娘拍着手笑;对门的汪淼在责怪丁仪抽烟太多;瓦季姆发来短信祝他们新年快乐。

  罗辑和史强又上了电视,俩人介绍跟三体集团的建交跟说相声似的,罗辑他太太庄颜在台下抱着女儿笑;叶文洁刚开始用微信,不大熟练地推送了[熬夜的十种坏处];杨冬提着年货坐上回家的车;云天明鼓起勇气给程心发了新年祝福。

  欢喜,重逢,拥抱,亲吻。

  章北海带好围巾,拉着维德下楼看烟花。

  “维德,新年快乐。”

  “新年快乐,章。”